看娱乐新闻_启明星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看娱乐新闻

吸睛影视剧桥段背后透露出哪些创作问题?

2020-01-12 04:59栏目:明星新闻

  

10月来临,无论是电视荧屏还是视频平台渠道,意料之中地被《在远方》《空降利刃》《激荡》《飞行少年》等主旋律剧集所挤占。

  

 

  

不过,使人始料未及的是,在一众“红剧”的包围之下,爱情偶像剧《国民老公2》却意外突出重围,成为了网友们津津乐道的茶余饭后话题。

  

 

  

当然,谈及原因,说来也简单。作为由叶非夜热门小说《国民老公带回家》改编而来的作品,该剧一开播就因“电梯吻”“面条吻”“戒指吻”等密集的吻戏和令人跌破眼镜的桥段设计,引来了诸多网友热烈的讨论。

  

 

  

区别于早先影视剧中诸多雷同的爱情桥段,显然,如今的创作者们对于桥段的创作已经越来越追求差异化和个性化。但这种“开脑洞”式的创作模式能够为作品带来多大的“加持”作用?至少从《国民老公2》等热衷追求大胆创桥段创新的市场反馈来看,答案还有待验证。

  

 

  

 

  

 

  

 

  

面条吻、戒指吻……

  

只有想不到,没有不敢想

  

 

  

所谓“少女心永远不会老”,言情剧自兴起以来便以十分迅猛的速度先前奔跑着,并吸引着一大批拥趸者为其呐喊助威。同时,伴随着近些年女性市场的逐步壮大,甜宠剧的大量出现更为言情剧注入了新的活力,捧红了一众新人演员不说,还催发了一系列广为流传的新型爱情桥段。

  

 

  

当然,在这些爱情桥段中,吻戏应该算是关注度最高的一种。

  

 

  

毕竟各花入各眼,虽然同样都是“吻”,但在不同的情景、不同的情感支配下,吻戏也在与时俱进地日益丰富着。比如,《颤抖吧阿部》中的“惩罚吻”,《绝世千金》中的“抚伤吻”,《众王驾到》中的 “河边吻”等等,这些都算得上是吻戏中的经典案例。

  

 

  

不过,吻戏虽然通常作为言情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常常在剧中充当着推动情节发展和人物关系进展的利器,但纵观最近几部都市言情剧中对吻戏的处理,却常有些“跌破眼镜”之感,因此也被许多网友戏称“只有想不到,没有不敢想”。

  

 

  

 

  

 

  

 

  

首先要被提名的一定是由熊梓淇、赖雨濛主演的《国民老公2》了。剧中两人的“面条吻”最近就一直被网友们频频提及。本以为是高甜的桥段,可实际上看起来却十分油腻,甚至令人不适,引起了许多观众的不满。

  

 

  

 

  

 

  

 

  

 

  

 

  

同样,这种霸道总裁式的吻戏在剧中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此之前,熊梓淇一个公主抱就把赖雨濛抱上了自动扶梯,顺便还接了吻的桥段,就被许多观众吐槽在去年《国民老公1》的时候就曾出现。不仅罔顾安全常识,也并没有表达出吻戏的美感。

  

 

  

 

  

 

  

 

  

而不止是男女主,剧中男配女配的“戒指吻”,也同样被观众们所诟病。“好好接吻不行吗?”之声不绝于耳,《国民老公2》的豆瓣页面满屏可见的无奈之声。

  

 

  

不单单是《国民老公2》,由陆毅、郭采洁主演的《亲爱的味道》中,也上演了同样的面条吻戏码。男主因为意外失去了味觉,只能感受辣味,于是在一次男女主同吃一碗面的过程中,两人就这样“不经意地”吻上了。虽剧情设定是情理之中,不过观感上来说的确有些牵强。

  

 

  

 

  

 

  

 

  

无独有偶,诸如此类出乎人意料的吻戏其实还有许多,比如由邢昭林、梁洁主演的《双世宠妃2》中的绿光吻(又名夹心饼干吻)就是国产影视剧吻戏创作上的又一个典型。虽然许多观众对于这个情节设定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吻戏构思在国产剧中前无古人。

  

 

  

 

  

 

  

 

  

除此之外,范世锜、卜冠今主演的《追球》中两人的巧克力吻,徐开骋、王双主演的《奈何Boss要娶我》中的樱桃吻等等,吻戏总是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甚至不分缘由的开启着ing模式,且形式也从嘴唇触碰嘴唇的传统式接吻法则,升级为借助外力下的形式接吻主义,越发浮夸。

  

 

  

过度追求创新实则是创作匮乏

  

无疑,好的桥段无论是对演员还是对剧集传播本身的营销价值都是加分的。

  

 

  

但环顾当下,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日渐扎堆的言情剧、甜宠剧,甚至是校园青春剧中,过度追求创新而罔顾创作常识,甚至为了刻意追求“浪漫”生硬造梗的却不在少数。而这些创新背后不仅不是日渐丰沛的创作灵感的迸发,反而是一种对观众观剧需求主观臆断的误判和创作匮乏。

  

 

  

比如《国民老公》中就曾出现女主正在荡秋千,绳子被人割断,使得她从秋千上甩了出去,男主随后挺身而出的情节。飞出半空的女主不但没有因惯性向后倒下,反而朝着男主的方向直直向前悬浮飞去,随后与顺利着地与男主吻在一起。同样地,《旋风少女》中也有类似重力、加速度等物理常识男主开敞篷车英雄救美的情节。

  

 

  

 

  

 

  

 

  

 

  

 

  

这些情节的构造不但尴尬而且毫无逻辑可言,以至于许多观众纷纷表示:“创作故事水平差也就算了,可连常识都不及格。”

  

 

  

显然,对一些影视创作者而言,影视剧桥段的塑造已经不再单纯地为剧情服务,而是成为了博眼球、造梗、发糖的工具。情感的表达方式越外化、越形式主义,似乎就越能够引来关注,这与观众们实际的观剧需求很明显也存在了出入。

  

 

  

虽然不同的人对影视作品有不同的理解。但如何将影视作品转化为大众喜闻乐见的产物,与观众更加贴近,从而产生共鸣?从主创人员们对于故事的编排、语言动作的设计、人物心理的分析,到画面的拍摄、特技制作、声音的安排处理等细节,可以说,每一个方面都需要考量进去。

  

 

  

 

  

 

  

 

  

不过,这种主创人员对作品的剖析,一定要建立在观众观剧时的审美需求、价值观念之上,才能避免悬浮化,雷人化桥段的产生。

  

 

  

以爱情桥段来说,其之所以常能打动人是在于男女主角拓宽了观众对爱情的想象,影视剧桥段创作的归根到底是影视作品内容创作的一部分,吸睛的桥段并不是想创造就能凭空创造的,首先需要尊重的就是“解”和“读”的基本创作规律。

  

 

  

桥段想要拍得好看究竟靠什么

  

首先,桥段的产生很多时候是源于原著作品的设定。

  

 

  

比如在当下正在热播的《世界欠我一个初恋》吻戏中,包括摩天轮吻、醉酒吻、婚纱吻等在内的许多少女心爆棚的戏码就是原著中就存在的。再比如《我只喜欢你》中的许多吻戏也被观众们称之为:“完全还原小说,超甜。”

  

 

  

很明显,有了原著的铺垫,相关情节的影视化表现至少不生硬,不刻意,是随着剧情而产生的。再加上原著粉们与剧迷们的双重期待,这些桥段的演绎有的或许中规中矩,但只要表演得当并不会使得作品本身打折扣。

  

 

  

 

  

 

  

 

  

其次,精彩的诞生与导演创作功力是紧密相连的。

  

 

  

虽然在如今影视剧中“撒糖”并不少见,但除了原著的功劳,如何撒得甜而不腻,显然是考验导演创作能力的一门学问。比如《奈何 boss要娶我》中手指吻等受到好评的情节,就并不是出自于原著作者或者编剧之手,之所以能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通通源于导演的编排。

  

 

  

对此,他本人也表示,“相同的故事,不同的说法,不同的角度去解析,不同的表演方式去处理,不再扭捏矫情,突出细节,赋予一些生活仪式感。”可见,桥段的养成与导演的创作思路是息息相关。

  

 

  

 

  

 

  

 

  

除此之外,不止是内容情节设定和导演创作功力因素影响,演员对于剧本的解读以及即兴发挥也常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感觉。

  

 

  

在影视剧中,喂药吻、喂饼吻、喂饺子吻,向来通过“喂”而产生的桥段就数不胜数。而不同于许多观众以为的影视剧桥段只是随着原著和导演指引来完成,演员在其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在《丽姬传》里的红枣吻,就来自主演张彬彬的提议。

  

 

  

由此及彼,《亲爱的,热爱的》中,一场韩商言与佟年之间的壁咚吻戏,也是来自演员杨紫本能的临场反应。在那场戏中,她不仅将佟年的少女感表达得淋漓尽致,由于事先完全没有准备,和对手李现之间眼神和细节动作的流露也很自然,得到了观众们的一致赞许。

  

 

  

 

  

 

  

 

  

所谓“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是血肉关系,鱼水关系,源流关系,是断然分不开的”,影视创作只有遵从真实、真情的原则,才能形成艺术意义上的真实和情感共鸣。如果为了猎奇,无所不用其极,最终得到的结果只能是尴尬满满。

版权声明:本文由启明星新闻网发布于明星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吸睛影视剧桥段背后透露出哪些创作问题?